以“反渗透法”救选情是饮鸩止渴

以“反渗透法”救选情是饮鸩止渴

2018年“九合一”选举以民进党大败而落幕,随着2020年两项选举的日益临近,民进党当局并未痛定思痛,深刻检讨反省问题所在,反而变本加厉,以“仇中”、“抗中”为主轴,操弄“芒果干”(亡国感),激化内部矛盾,大肆推动“修法台独”,使两岸关系进一步恶化。

11月25日,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召开记者会,迅速公布了所谓的“反渗透法”草案,11月28日简单进行了“公听会”,11月29日民进党团提案直接将“反渗透法”草案径付二读,在国民党籍民代缺席、相关党派团体未强力反制之下,民进党、“时代力量”等绿营民意代表挟立法机构人数优势,轻松让这部草案二读通过,并在近日多次预告将在12月31日三读强行通过“反渗透法”。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岛内各界民众痛批民进党当局制造两岸对立、社会撕裂。国民党立法机构党团总召曾铭宗痛批“反渗透法”是民进党的选举操作,是“绿色恐怖”。他指出:“根据该法案草案内容,大陆台商、台干都有可能成为所谓渗透来源,但‘反渗透法’却没有主管机关,民众没有救济管道,被起诉者可能要面临长期刑事缠讼。该法案从实质内容到后续处理方式,都存在许多问题。”12月17日台湾《中国时报》、《旺报》在台北举办的“反渗透法”座谈会上,专家学者、民意代表、台商等各界人士多方面揭批民进党当局强推“反渗透法”的险恶用心和严重后果。两岸关系何去何从?令人忧心不已。

该草案总共12条,内容宽泛且界线模糊不清,通篇强调“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之指示、委托或资助”,进行“捐赠政治献金,或捐赠经费供从事公民投票案之相关活动”、“游说行为”、“以强暴、胁迫或其他非法方法扰乱社会秩序,或妨害合法举行之集会、游行”等活动。最高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五百万元以下罚金。

此法一旦通过,无疑会产生严重的危害和后果。一是严重破坏两岸关系。此法规定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的指示、委托或资助,而且特别定义“渗透来源”指的就是境外敌对势力之政府及所属组织、机构或其派遣之人或境外敌对势力之政党或其他诉求政治目的之组织、团体或其派遣之人,其直指中国大陆不言而喻。民进党以“立法”的形式烘托、渲染两岸敌意,阻挠限缩两岸交流,这是对两岸关系的严重破坏和挑衅,只会令本已十分严峻的两岸关系雪上加霜,再次暴露了民进党及其当局为了一党一己选举私利不惜与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为敌的邪恶本质。

二是将进一步毒化岛内社会氛围。民进党粗暴处理如此模糊且涉及面广的议题,将个人意志、党团利益凌驾于台湾社会之上,其目的是要制造寒蝉效应,吓阻两岸交流,这会进一步毒化岛内氛围,使广大台湾民众在参与两岸交流时动辄得咎,企图将两岸拉回到两岸开放交流之前的敌对状态,用心十分险恶。民进党当局在执政不力的情况下,只能靠操作两岸对立来骗取选票,如“王立强共谍事件”,民进党捕风捉影,最后证明是一场乌龙,这凸显了民进党为了抹黑中国大陆,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滥招。最近披露出来的民进党当局在修例风波中的不光彩角色,“卡神”杨蕙如养水军逼死苏启诚事件,以及不断流出以预算雇用“1450网军”等事件来看,许多所谓的假、假消息,恐怕是民进党为选举所做的政治操作,自导自演,以此打击蓝营或统派力量,全面挑起社会各阶层矛盾与对立,煽动民粹主义,“仇中反华”,以获得自身政党支持最大化目的。

三是严重阻挠两岸交流。由于该规定定义模糊,触规边界无穷放大,无限上纲上线。今后任何两岸正常的官方、非官方交流,均可能被扣上此帽,违者不光罚金,甚至有牢狱之灾。特别是对于经常往来于两岸的台商、台师、台生等台湾民众是个严峻考验,使他们在两岸交流时瞻前顾后,畏手畏脚,无法开展,甚至人人自危,岛内政治无疑将笼罩“绿色”恐怖的阴霾。

民进党当局选在选前的敏感时期操作通过“反渗透法”,其目的无非有三:一是为了谋“独”。建立所谓“民主防护网”,修改通过了所谓“国安无法”,此次“反渗透法”修订是在“中共代理人”法遭遇强大阻挠的情况下,企图以“反渗透法”偷渡替代“中共代理人法”,完成所谓“最后一块拼图”。民进党已预知,选后很难在“立法院”单独过半,因此抢在选前迅速通过,以遂“独”愿。二是为了选举考量。一方面可以向“独派”交心,换取“独派”支持,催生绿营选票归队。一方面也是要借此炒作“反中抗中”,营造氛围打击蓝营。三是为炒作两岸意识形态对抗埋下伏笔,也是要以此向美国交心。

民进党当局所作所为,早已撕下“维持现状”遮羞布,大肆炒作两岸对立对抗,伤害两岸同胞利益福祉,以遂一党一己之私利,而这无疑是饮鸩止渴。奉劝民进党及其当局,不要逆潮流、逆民心而动,否则终将被人民所唾弃。(彭韬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责编:朱惠悦、李萌